就算不看棒球,你也聽過鈴木一朗;說到遊戲場,你一定要認識仙田 満。 

打棒球需要專注而持續的練習,比賽時把苦練轉化成精準優雅的動作,讓球迷用一張球票的花費欣賞職人美學。那麼設計遊戲場呢? 

仙田 (1941-)是日本建築大腕,瀏覽他的作品時就像球賽時看到安打一隻又一隻的敲出。他設計的原點是對遊戲者的關懷,用他獨有的筆觸,以建築的語言呈現,創作不懈,這些加在一起,展現了大和民族的職人精神。 

說到設計遊戲場,仙田並不是直接從區位、坪數如何如何切入的。他首要關切的是遊戲者。在他1987年出版的「兒童遊戲環境設計」裡(中文版於1996年出版),仙田花了1/3的篇幅描述兒童。有人認為,兒童的魔力在於可以在任何時間創造遊戲,將任何地點轉化成遊戲場,所以,遊具和遊戲場不是必要的。仙田認為這樣的大人忽略了兒童本來能夠利用自身周遭的開放空間如森林、小土堆及溪流,多已被改建成工廠、商業大樓和住宅了。正是因為兒童很會遊戲,大人們更要善用都市裡剩餘給兒童的空間,讓大人對兒童鋪天蓋地的限縮可以暫時擋在遊戲空間之外。 

大人對兒童的的迫害除了佔去遊戲空間、又以為遊戲場不重要以外,大人還忽略了兒童的身心發展中,暴露在微小的危險中是必要的。我們都同意從三米高的地方跳下是致命的;在湍急的溪流戲水是危險的。但仙田指出,若成人對高低落差或水流只有禁止而無任何進一步的介紹,兒童反而是暴露在更大的危險中-兒童將不知道如何辨識危險。反而在遊戲中體驗擺盪、旋轉、臂力和重力的對抗,可以孵育出觀察而後挑戰的性格;在遊戲中扮演不同角色、結盟組織和競賽,催化了兒童的成熟。 

在仙田的遊戲場作品中一定可以讀出的語彙是:循環

 從對兒童的理解,對遊戲的理解,仙田捕捉到一套獨有的遊戲場設計理念。在他的遊戲場作品中一定可以讀出的語彙是:循環。在他的遊戲場中,兒童的動線不會線性單調,而會是迴遊式的路徑,輔以有快有慢、有高有低、有捷徑小路和主動線的穿插。遊戲場更不會缺少讓兒童聚集的大小平台,可以暫時退出遊戲的小出口和返回遊戲的小入口,最後一定有個象徵性的高處,體驗冒險後更上一層樓的開闊視野。 

仙田的設計生涯是從兒童遊戲場出發的,但他的作品從遊戲場延伸到幼兒園、科學館、圖書館、青年自然教室。近年他的作品更廣見於劇院、博物館、體育場等。現今仙田的團隊已將設計核心昇華至對整體環境的關心。廣島有座市立棒球場正是出自仙田的手筆,一面保留了部分舊球場特色,承接在地球迷文化;一面也闢出新空間讓人潮帶來錢潮,彰顯球隊的新價值,從車站往返球場的行人走道和多樣式的坐席等等,無一不是帶著對使用者的體貼,這些設計理念,我們敢說陳偉殷也略懂,畢竟他可曾在此球場出戰廣島隊。 

    全站熱搜

    ppf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